/dfiles/16461/index_files/logo.gif
当前位置: 首页 >> 各方焦点 >> 正文

烧或不烧,一个热门话题

发表时间:2010-07-02     浏览次数:    字号:    
  

烧或不烧,一个热门话题

孟静(中国日报)

一群市民在开放周参观高安屯焚化厂

焚化厂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选择

在北京家居废物在2005年和2008年之间每年增加了百分之八,创下了2008年的672万吨的创记录。仅在2009年出现了下幅度下降——比上年下降了0.5个百分点。

北京人已经产生约18000吨垃圾,而这个城市明天的处理能力是1.1万吨。

据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在2008年生产的垃圾672.0万吨合1680万立方米。

北京节能环保协会会长王维城估计,在未来510年内,北京将没有土地留给掩埋垃圾。

“在中国大城市,无法找到足够的土地来填埋这些垃圾,垃圾焚化厂是不可避免” 王维澄说。他又补充说,每一个城市都应该有该特定城市垃圾的最佳方法。“在像北京、上海、天津,是没有办法继续使用堆填的方法来处理城市垃圾”他说。

“经过适当的垃圾分类,焚化厂不仅可以减少垃圾,而且产生热量和电力,转化为新能源。”王维城也在2005年参加了起草关于可再生能源法会议。

根据北京市政府6月发布的文件,位于昌平区的阿苏卫垃圾焚化厂将在今年开工。在另一个焚化厂第二阶段的建设也将今年在顺义区展开。位于大兴区的南宫焚烧发电厂的计划也将提前。

王维城透露,兴建焚化厂的计划可以追溯到1998年,但由于市民对二噁英的关注而一推再推。他说,在西方国家,那里是垃圾焚烧炉方式处理垃圾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兴建的焚烧场就在在他们周围的住宅社区。“但在北京,当人们已经花了30000元每平方米购买一套公寓,说服他们接受附近有一个焚化炉是很不容易的。”

对垃圾焚烧的想法的愤怒

黄小山周六给他知道的每一个记者发了短信,为的是提供他所谓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他愤怒指出,刚刚从环境保护部的官方网站知道,要在626日前,对相关的垃圾焚烧项目的提出相关意见。

“对于大家表达他们的关注或提出意见,一个星期肯定是不够的”黄气愤地说,他已提出将该7天的期限延长至3个月。

黄小山一个成功的律师,去年9月由于抗议位于小汤山附近度假区的阿苏卫垃圾焚烧项目而被拘留。在那里,他拥有一个几百万的别墅。

从那时起,他一直专注于垃圾处理,并已逐步成为一个全职的环保活动家、政府顾问。由于多次带领当地居民活动而时常出现在公众媒体。

黄小山说垃圾处理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有关所有人的健康和安全。他认为,最近发布的指导意见并没有明确表明建设圾焚化厂的立场。这只是表明,仅仅在土地短缺的城市,可以用焚烧方式处理生活垃圾,二噁英的排放水平应每年测试一次。

随着阿苏卫垃圾焚烧工厂的建设重上政府议事日程,并计划在北京2015年建设9座垃圾焚化厂,黄正变得越来越紧张。

“我不是说反对焚烧技术。我只是不相信燃烧是一种合适的方式来处理垃圾,因为在北京的生活垃圾在这里的大多数是厨房垃圾,不适合焚烧。”

他说,垃圾分类和处理,首先要尽可能回收利用。“如果政府能推动垃圾分类了,我相信我们能够减少生活垃圾的产量,到2015年减少百分之三十,甚至五成。”他担心,建议兴建更多的焚化厂是一个迹象,表明政府并没有认真考虑垃圾分类方案。

废物转化为电力

一些人眼里是一堆垃圾,但马兹.穆勒(COWI中国董事总经理)眼里却是未来能源的来源。在穆勒看来,由于垃圾产量的过度膨胀,北京必须使用焚化炉处理垃圾代替填埋,已是一个不可避免的事实。

“如果能负担庞大的投资的话,目前尾气处理技术并没有什么困难。”关于二噁英,他说可能源自焚烧问题。尾气处理技术,通常占到整个废物处理成本的30%-50%。“在焚烧过程中,烟气要经过几个处理流程,最后的清洁尾气通过一个152米高烟囱排放。所有的排放量符合欧盟的法规和最近的住宅小区约500米距离缓冲地带。”

COWI负责管理丹麦百分之十五左右的固体废物。哥本哈根厂拥有每年60万吨垃圾的能力,所有的热量是在哥本哈根地区使用。

废物已在许多国家作为可再生能源已经几十年了。丹麦自1980年以来开始使用垃圾焚烧发电技术,目前该国大约有30座垃圾焚烧场。目前COWI作为丹麦最大的垃圾焚烧工程咨询管理公司,在丹麦与世界各地有6000余名员工,参加了欧洲数十个项目的建设,包括北欧最大的垃圾焚烧电厂。

考虑癌症的风险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退休专家赵章元说:无论多么先进的垃圾焚烧技术,没有人可以保证做到二噁英零排放。

这位67岁的专家是北京的一个反焚化运动的领导人和活动家,他深刻地认为,从焚烧对健康的危害大于好处。

二噁英是具有高毒性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已知危险化学品。“他们可以积累在人的身体和停留了很长的时间,增加患癌症的机会。”他说:“二噁英在一次燃烧中是难以避免的。”在广州李坑生活垃圾焚化厂被认为是一个例子。赵说,大约200名在工厂附件的村民,在工厂开业4年内患上癌症。

“大量的统计数据显示,垃圾焚化厂附近住的人们,患癌症的风险更大。”他说。对于一个安全距离焚化厂从国家标准是300米,这个距离上得癌症的人数是居住在1200米范围内患癌症人数的两倍。“一些专家认为,只要垃圾是360~850℃之间,有害排放,包括二噁英可在几秒钟内摧毁烧掉。”他说。“但是在实践中,这是非常难以控制燃烧的温度,有时候工人为了减少成本而没有添加足够的燃料,因此无法保持适当的温度成本。”

“我不相信焚烧处理垃圾是一种科学的方法。我可以接受北京被焚烧垃圾数量是百分之10左右。”他说。

北京人每天生产18000吨垃圾,而城市有能力处理它只有11000吨。目前仅有2%的废物在两个焚化厂中处理。预计到2015年,北京百分之四十固废将在7个焚烧场中处理。官员估计,该城市的所有13个堆填区将于2015年全部关闭,建立更多的废物处理设施,特别是焚化厂是解决垃圾危机关键。

 






责任编辑 stkong

上一条:三部委发文规范垃圾焚烧
下一条:垃圾焚烧,是出路还是歧路

 


All Content Copyright WTERT
Web Design by: Earth & Sky Studios
ICP09003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