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iles/16461/index_files/logo.gif
当前位置: 首页 >> 各方焦点 >> 正文

北京最大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引争议

发表时间:2010-06-15     浏览次数:    字号:    
  

海淀区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厂日前破土动工,这将是北京市规模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

该焚烧厂紧邻六里屯垃圾填埋场,本就备受臭气“熏陶”的周边居民,又迎来了对垃圾焚烧产生二噁英等有害物质的担忧。周边居民对该项目很难接受,并对该项目的环评报告提出质疑。

居民与臭气“斗争”

413日,海淀区颐和山庄,从早晨到中午,多病的赵女士一直戴着氧气罩坐在沙发上。

她的目光会不时从电视上移开,看看旁边氧气瓶的气量表。12点左右,她对丈夫说:“下午该打电话了,再让他们送一瓶氧气来。”

59岁的赵女士以吸氧抵抗的,是1公里外六里屯垃圾填埋场散发的臭气。该垃圾填埋场自2000年开始正式运行,7年来,颐和山庄的住户从几千人增加到了1.5万人。垃圾填埋场东边陆续出现了中海枫涟等7处房地产项目,北边入驻企业也不断增加。它们组成了一个半环,围绕在垃圾填埋场周围,刺鼻的酸臭味会不时侵入居民的生活或工作。

周边居民选出的代表曾向有关部门多次反映过臭味“扰民”的问题,吴继永就是代表之一。他说他已“被逼迫”能看懂很多环保文献中的生僻数据。不过,吴继永说“反映问题”收效不大。

就在居民们对填埋场“牢骚满腹”的情况下,在填埋场南侧,垃圾焚烧发电厂走完了调研、环评、立项等程序,于今年4月破土动工。

焚烧厂遭居民反对

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厂开建前,今年北京两会期间海淀区政府公布了即将开工的消息。

这消息给周边居民带来震动,并引来反对声。有居民挂出“不要恶臭,更不要癌症”等条幅。一位居民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就填埋场来说,总有一个使用年限,我们还会有一个‘臭气有一天会结束’的希望;但现在又要建垃圾焚烧厂,那相当于宣判我们要服‘与垃圾相伴’的无期徒刑。”

全国政协委员周晋峰走访后,在全国两会期间提交了《关于停建海淀区六里屯垃圾焚烧厂》的提案。他在提案中指出:六里屯地区周边有十几万居民,并且京密引水渠也穿过该地区。垃圾焚烧产生的具有高致癌性和致畸性的二噁英,将给周边居民以及环境带来巨大危害和威胁。因此应停建六里屯垃圾焚烧厂项目,另选位置。

314日,周边居民钱左生、赵勇等127人联合向北京市环保局提交《行政复议书》,要求撤销对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厂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

参与提请行政复议工作的谢律师认为,环评报告存在诸多错漏。例如,报告书称海淀区主导风向为东北风,而海淀区政府网站上说:海淀区冬季盛行西北风,夏季盛行东南风。

北京市环保局323日作出《行政复议答辩状》时指出,根据多年气象统计资料来看,海淀全年主导风向是东北风。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气象专家指出,一个地区应报告并存主导风向和次级主导风向才是合理的。

焚烧厂选址属无奈

已开始动工的垃圾焚烧厂厂址,距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场长渠永生的办公室只有几十米远。

渠永生说,垃圾填埋场属于海淀环卫部门,和在建的垃圾焚烧厂并没有隶属关系。“他们是企业,我们是事业单位。从垃圾处理角度,我是赞同垃圾焚烧的。”

渠永生的“赞同”有两种含义,一是与填埋处理方式相比,焚烧会做到“垃圾减量化”,二是填埋场已有很长时间处于超负荷运作状态。“填埋场设计的日垃圾处理能力是1500吨,但我们现在会达到2300吨。垃圾焚烧厂的出现,能缓解我们的压力。”

海淀区市政管委有关人士曾提到,海淀的垃圾只能在自己区域内想办法,“仅依靠一个六里屯垃圾填埋场,很可能在其服役的18年期限未到的时候,我们又要找地方挖坑建新填埋场了。”

对于焚烧厂建在六里屯,渠永生告诉记者这样一个细节:一名海淀区市政管委官员站在海淀区地图前,苦笑着问他:“这么大的海淀区,除了六里屯,你觉得还能去哪里建垃圾焚烧厂?”

但这种无奈并不被周边居民接受。414日,六里屯填埋场举办公众接待日时,有300多人到垃圾填埋场门口。但让渠永生尴尬的是,来访公众对垃圾填埋如何消除臭味的工艺不感兴趣,更多的是问为什么垃圾焚烧厂还建在六里屯。

两份问卷结果差异较大

陈女士的家住在西六建宿舍区,与垃圾焚烧厂建设工地仅隔一条水渠。据她说,去年年初,她丈夫接到一个电话,询问对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有何意见。“我丈夫可能是第一次听说垃圾焚烧发电,而且听说可以减少臭味,当时觉得是好事情。但他们一点都没提二噁英容易让人得癌症的事情。”

里屯垃圾填埋场的员工也提到,大约在2005年年底,有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的工作人员,来场里调查对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意见。

国家环保总局工作人员解释说,如果一个项目在“公众参与”环评阶段,公众反对人数比例达到30%40%,该项目肯定无法通过环保评估,更不会立项开建。六里屯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第八章“公众参与”部分写道:项目评价期间共发放调查表100份,收回85份。据统计,同意焚烧项目的占71%……

不过,同属该报告书评价范围内的大多数居民却表示,对这样的调查一无所知。

颐和山庄的居民代表通过小区论坛以及不断走访询问发现,没有一个人承认填写过环评部门的调查表。此外,吴继永等人在3月份还拟定了同样格式和问题的调查问卷,向周边居民发放了400份。问卷结果与环评报告差异较大。

记者就此问题采访负责制作环评报告的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但该单位未接受采访。

2006年年底,百旺新城小区居民在一封反对建设六里屯垃圾焚烧厂的投诉信中,附上了上万名业主的签名。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指出,公众参与环保决策,是环境评价的一个重要环节。在公众参与环节,重要的是要说明该项目的利弊,要告诉大家弊端是什么,例如六里屯垃圾焚烧项目,一定要告诉周边居民垃圾焚烧会产生二噁英,以及控制二噁英的方式方法是什么。

据有关人士介绍,国家环保总局曾针对公众参与环评制定了管理办法,但具体到“应该发放多少张调查问卷”等细节,目前还未出台指导意见。   

垃圾焚烧厂应远离人群

“从垃圾减量化的角度看,海淀区建设垃圾焚烧厂没有任何疑问。但是,垃圾焚烧厂选址必须远离人群,六里屯附近人口密度太大,我认为在该处建造不合适。”赵章元说。

赵章元认为,垃圾焚烧产生具有高致癌性的二噁英,对周边居民存在很大威胁。“我知道该焚烧厂项目对控制二噁英排放有严格的标准和控制手段。但我必须指出,二噁英对人体的危害存在累积效应,让周边十几万居民天天微量吸入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该垃圾焚烧厂项目另外一个先进的安全保障是提出采用二噁英在线监测和自动报警的系统。但这一点受到赵章元的质疑,“二噁英物质形态大小大概需要用10的负9次方的数量级去统计,目前检测只能在实验室中实现,怎么会实现二噁英在线的实时监测呢?”

赵章元指出,目前有一种技术可以间接检测二噁英浓度,那就是测量二噁英生成前的物质浓度,将其与二噁英浓度建立对比关系,然后估算二噁英浓度。“但是,据我了解,这种手段在技术上可能成立,但进入运转时期,它的有效性并没有足够的保证。”

目前,散布在北京城郊的垃圾填埋场共有4000余座。赵章元通过实地走访认为,垃圾场给周边居民的身体健康带来巨大影响。但现实的问题是,垃圾总要处理,就算垃圾焚烧厂建在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的居民也不会同意。“在这方面,政府应该多有作为,做好统一规划,执行好垃圾分类管理工作,最终实现垃圾综合利用处理才会解决问题。”

 

 

责任编辑 stkong

上一条:垃圾焚烧,是出路还是歧路
下一条:我国垃圾焚烧发电市场现状及前景

 


All Content Copyright WTERT
Web Design by: Earth & Sky Studios
ICP09003209